返回
生活常识
分类

尚无一手一足的功成名就,因为有人在您悄悄

日期: 2020-04-25 20:27 浏览次数 : 125

他的偏见源于自己的“偏执”

生活 1

冷军曾经说过一段话:“西方的艺术造诣境界普遍比不上中国,从古至今都是如此,而且中国的艺术氛围更加的浓厚,世界上如果一定要找一个纯粹的学习艺术的地方,那就只有中国。不要盲目崇拜西方的大师,尤其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,他们充其量就是一个匠人,沾满了铜臭味,根本毫无艺术可言,为什么呢?因为他们都是接订单画画,根本不是在追求艺术的真谛。更有甚者做起流水线的工程,画的再逼真,与照片又有什么区别?”

丢勒自画像

别急 | 戴上耳机 | 点开视频

在这里冷军讽刺的西方大师无非是拉斐尔、米开朗琪罗、丢勒等等。而丢勒则是冷军首当其中的讨厌,他甚至认为丢勒根本不是个画家。

时而强盗时而王子的自画像

生活 2

生活 3

首先,我想,我们有必要先认识一下这幅画的主人。被称为自画像之父的丢勒给我们留下了很多遐想的侧面。 画中,我们看到了各个时期的丢勒,不同的服装也不同的表情。画家的轮廓变化,画风也稍有变化,可能唯一未变的就是他的眼眸。我不知道,对着镜子画下自己的心情和动作是什么,但是丢勒自画像眼神中的怀疑好像从未消减过,这,也是我在任何别的自画像中少见的。他面对自身的质疑或许是使之成为优秀画家的最好注脚。

《祈祷之手》 丢勒  1508

冷军作品

丢勒亦是年少成名,当然一生也难免受名声所累。13岁便能画出自己逼真的肖像,学徒期间一度能够超越老师,凭借《启示录》正是跻身当时的大艺术家俱乐部。与达芬奇一样,丢勒也是一名杰出的科学家,在建筑学和美术理论上也颇有建树。他是个优秀的素描画家,他的画精确极致;他又却是个宗教信徒,对《启示录》中的鬼怪深信不疑。他不停地旅行,眼界之广,无人比肩,却一生保留着农民似的愚昧和狭隘。最后,五十七岁的丢勒,这位画坛名将陨落了。

为什么呢?

生活,祈祷的手

故事发生在15世纪德国的一个小村庄里,这里有一户人家,夫妻俩有事没事就在家里造小人,最终成功造出18个娃。

如果有了解艺术史的小伙伴应该知道,丢勒是一个了不起的写实画家,素描、油画、版画、雕刻都非常了得。在那个年代,绘画技法还在探索和归纳总结的阶段,写实艺术更是无所不用其极,用尽办法只为了让画面能更加的逼真一点。

祈祷之手的故事

悲催的是父亲不是当官的也不是富二代,就是一名普通的冶金匠,于是苦了这位老父亲,为了养家糊口,每天要工作十八个小时。

丢勒是一个天才画家,除了出色的造型天赋,他则更依赖科学的绘画手法,以至于过于依赖某种方法,而行内的人嫌弃。

我想看到这儿,所有人的感觉都一样,就是一个牛到不行的画家呗,就是发奖状呗,反正这样的画家不少,天才在天才堆里也是人。平平!!对,平平!!优秀多了也就不优秀了。谁让他是天才,天才就是这样的。

✦ ✦

生活 4

但是,真正让丢勒不能被忘却的并不是他的才华,他的成绩,他的智商,他的俱乐部,却是因为这幅《祈祷之手》,和这幅画的背后的一个关于爱与牺牲的故事。

生活不易,但人心却是自由的,老父亲的两个孩子从小就表现出了在绘画方面的天赋,他们都想发挥自己在艺术上的天分。

丢勒28岁时自画像

十五世纪时,在德国的一个小村庄里,住了一个有十八个孩子的家庭。父亲是一名冶金匠,为了维持一家生计,他每天工作十八个小时。生活尽管窘迫逼人,然而这个家庭其中两个孩子却有一个同样的梦想。他们两人都希望可以发展自己在艺术方面的天份。不过他们也了解,父亲无法在经济上供他们俩到纽伦堡艺术学院读书。晚上,两兄弟在床上经过多次讨论后,得出结论:以掷铜板决定──胜者到艺术学院读书,败者则到附近的矿场工作赚钱;四年后,在矿场工作的那一个再到艺术学院读书,由学成毕业那一个赚钱支持。如果需要,可能也要到矿场工作。

终于有一天,他们鼓起勇气,一起去找父亲,对他说:“我们想去艺术学院读书。”

那么到底是哪一种绘画方法,让同行如此不齿呢?

星期日早上做完礼拜,他们掷了铜板,结果,弟弟Albrecht Durer胜出,去了纽伦堡艺术学院。哥哥Albert则去了危险的矿场工作,四年来一直为弟弟提供经济支持。Albrecht在艺术学院表现很突出,他的油画简直比教授的还要好。到毕业时,他的作品已经能赚不少钱了。

父亲先是很惊喜,但马上又陷入了沉默,他突然想到,即使全家人都勒紧裤腰带也只够送一个人去艺术学院,怎么办呢?手心手背都是肉啊…

这种绘画方法也是丢勒首次使用,至今仍在西方盛行,而在各国的设计行业也是离不开它的。

在这位年轻的艺术家返回家乡的那一天,家人为他准备了盛宴,庆祝他学成归来。当漫长而难忘的宴席快要结束时,伴随着音乐和笑声,亚尔伯起身答谢敬爱的哥哥几年来对他的支持,他说:现在轮到你了,亲爱的哥哥,我会全力支持你到纽伦堡艺术学院攻读,实现你的梦想!

最后他们选择将决定权交给上帝,用掷硬币的方式,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最公平,同样也是最残酷的方式,决定了两个人的一生。

那就是网格绘画法,这是一种算是在文艺复兴非常先进的造型方法和观察方法,这种其实就是在纸上打上网格,同时对绘画的主体对象也打上“网格”。

所有的目光都急切地转移到桌子的另一端,坐在那里的Albert双泪直流,只见他垂下头,边摇头边重复说着:不不

✦ ✦ ✦

生活 5

终于,Albert站了起来,他擦干脸颊上的泪水,看了看长桌两边他所爱的亲友们的脸,把双手移近右脸颊,说:不,弟弟,我上不了纽伦堡艺术学院了。太迟了。看看我的双手──四年来在矿场工作,毁了我的手,关节动弹不得,现在我的手连举杯为你庆贺也不可能,何况是挥动画笔或雕刻刀呢?不,弟弟已经太迟了

弟弟赢了,去上纽伦堡艺术学院,哥哥输了,去了最危险的矿场打工赚钱供弟弟读书。

左边是玻璃,右边是画布

因为情感所以不朽

弟弟儿时的自画像